黄泉夜戈

如果宇宙中真有什么终极的逻辑…那就是我们终有一天会在舰桥上重逢,直到生命终结。

BGM:古剑奇谭贰·谢沈主题《不离》

原曲:如水(卫兰)

填词:似约 | 演唱:延聆

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觉得很像沈教授,然后终于在假期最后一天剪出来了。

谢伯伯跟沈教授其实很相似,特别是这个歌一共有三次重复“如明月照我”,我觉得沈巍心中的月光是赵云澜,赵处心中亦是沈巍,而最后一个则是面面心中的哥哥也去月光一般,如果没有万年前的误会,就会像视频里我剪的那个镜头一样,兄友弟恭,但还是造化弄人啊……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PS:巍澜澜巍无差,所以都打了tag。

【镇魂】当白宇和朱一龙开始跟沈巍他们四人聊天后

本来应该昨天就更新,结果辛辛苦苦做了一个下午的表情包被我不小心删掉了,好气哦……

拖到今天才更新第四弹,不过字数还是满满的(*'▽'*)♪
另外,祝大家开学快乐~还有一周才开学的我默默飘走~

链接:http://t.cn/RFlHqed

【镇魂】当身负重任的居老师添加了面面的微信

四人群聊后,沈教授决定由居老师代表他跟面面接触,解除误会。

面面的手机有两个,一个是阿杀给他的,还有一个是赵处扣了林静奖金买的,由鸦青快递给面面。

那张图是古剑二砺婴,有没有跟面面前期很相似✧*。٩(ˊωˋ*)و✧*。~还有那个沈夜的名字,好吧,我承认,我就是等的机会弄大祭司大人的肯德基梗,毕竟两位哥哥都是肯德基的代言人~

PS:面面是B站大手
PPS:我就是故意没有先写四人群聊

地址:http://t.cn/RkHmVdM

【楚郭】小锅巴与台风天

都已经等了十五分钟了……万一要是刚走车就来了……那不就是白白耽误了前面的时间……
可是……这要是车还不来……上班就要迟到了……
……楚哥,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如……果车快点来的话,还能赶得上……但是如果更刚刚一样几分钟都不动……
啊呀哇哇哇!!!那就要完蛋了……赵处一定会扣我工资……
怎么办呢!!!!
唉……
要是楚哥在就好了……他一定会有主意的……

黄豆大小的雨噼里啪啦的砸在斜撑着的伞上,反弹起更多的小水滴与它的大军汇合成忙忙的一片水雾,放眼望去匆匆而过的行人与街道、楼房一起都只剩下了一个有些模糊的轮廊。逐渐增强的风将伞面吹得向里面凹出了一个个近乎半圆的弧,伞骨扭扭歪歪的在手中滑来滑去,仿佛一个没握紧就会跟着风雨私奔而去。
挂了红牌的出租车时不时的从面前飞驰而过,将中裤的底边打湿,站在根本就遮不了风挡不着雨的站台上,郭长城的大拇指频繁的依次点着前后三站路的名字,上面显示着的“车辆距离本站还有三站路,约17分钟”依旧纹丝不动,而右上角的时间却悄然又往前翻跳了一个数字,这让本就因为极端的天气而心焦不已的他更是沮丧了起来。

说起来许是因为大战过后连气候都改变了的缘故,往年夏天几个月不见得来一次的台风这几个礼拜就跟约好要来龙城打麻将一样,一个接着一个拿到了多年未曾破解的龙城结界密码,特别是今天包邮区顺“风”速递过来的这个,誓要在七夕之日与龙城的小伙伴来次亲密的接触。
但话又说了回来,就算台风来了,周五依旧是一个怎么改也不会改变的工作日,更不用说特调处这种有事连周末都没有的,现在还要处理战后事宜的特殊部门。
这不,趁着没雨的大中午,好欺负小郭同志就被有巍巍没人性的赵云澜一脚踢出来去一个海星鉴分局拿新案子的卷宗,而他自己则在祝红“妈的死给”的白眼中,屁颠屁颠的开着车去接沈教授下班。
没车纯靠腿的小郭同志原想着快去快回,结果没想到回去的时候天边突然“轰”的一声出现了一道长龙似的闪电,随即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泻下来,雨点连在一起像一张网,网住了措手不及他的同时,也将一个难题放在了他的面前。

问:以每秒0.8米前进的郭长城同志在回特调处途中突遭暴雨袭击寸步难行,此时他所处的地点距离特调处还有1.8公里路,距离他左边50米处有一个公交车站台,有一辆公交车可以减少一半的行走距离,但该车间隔时间长,并且距离本站还有三站路,约19分钟车程。已知特调处下午上班时间为两点半,现在是下午1:36。试问郭长城同学该选择各种方式回特调处才不会被赵扒皮扣工资呢?(因暴雨原因,小郭同志的步速降为0.6米/秒,红绿灯等待时间忽略不计。)

解:①,∵V=0.6 m/s
         S=1.8 km
       ∴T=3000 s=50 min
       ∴小郭约在2:26到达特调处<2:30
       ∴此方案可行。

    ②,∵V=0.6 m/s
     S=1.8÷2=0.9 km
    ∴T1=1500 s=25 min
    ∵T2=19 min
    ∴T=T1+T2=25+19=44 min
    ∴小郭约在2:20到达特调处<2:30
        ∴此方案可行。

        ∵2:20<2:26
        ∴方案二更优。

当然,对于这个尴尬的距离与天气来说,更好的方式是打一辆车。但是鉴于在几分钟前,好不容易打到一辆空车的镇魂灯芯将车子让给了一对同在等车的老夫妇,这个方案的操作性也只能排到了最后一位。

怎么办呢……啊啊啊啊啊啊!!
……车怎么还不动呢!!!这都快要迟到了……
到底要不要走呢?还有二十分钟……

越聚越拢的乌云将天空压的更低,即使躲在站台遮雨棚下,细碎的水珠总是跟随着大部队的步伐神出鬼没的将衣物打的更湿。
一切都让时间显得格外漫长。
小小的叹了一口气,将手机上推送的黄色大雨大风以及雷电预警的消息划掉,在看了看勉强前进了一站路的公交车显示,自进了特调处后就没迟到过的郭长城一边如是的委屈想着,一边无意识的将自己背包带弄的更加皱了起来。

要不……我还是走过去好了……

再次看了一眼时间,终于下定决心的郭长城一咬牙就冲入了雨中。
刹那间,支支雨箭呼啸着射向瑟瑟发抖的伞面,又好似千万个空降兵,自万里高空中一跃而下,气势汹汹的朝着唯一的定点而去。
而还未来得及修整的人行道也在台风的加持下成为了一条隐藏着水雷的崎岖之路,有的时候明明看准没有积水,可是在踩下去后才知道这块已经空落落的地砖下满是泥水,每一步的行走都艰难好似为雨鞋增添新的色彩。

副处,真的不好意思(T ^ T)雨下的太大,我好像要迟到了……——郭长城

趁着等红绿灯的间隙抽出手机给大庆发了一条信息报备。

大口的喘着气,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的水珠儿顺着刘海滴落了下来,肩膀上很快晕染成一团水迹。湿透了的衣裤以非常不适的姿态紧紧贴在身上,明明是大风刮过再冷不过的天气,但于身处在其中的郭长城来说,却是异常的闷热。

好不容易终于熬过一半路程,又呼的一阵的妖风过来,正巧被抵在风口的伞无法控制的在手掌心游动,然而刚跳过来的绿灯也给不了郭长城多少时间。
硬是撑着伞向前快步而去,被风吹的来回翻折的伞面过度倾斜,在其上源源不断汇聚在一起的雨水终于冲过了坝口,泄洪一般将被仔细放入斜挎包的卷宗打湿。

今天好像真的有点太不顺了……

“铛铛——”

一向乐观的镇魂灯芯难得的叹了口气,而就在此时来电的提示音却在口袋里响起,这个念头也顿时被抛到了脑后。
急忙想要去拿手机,过长的背包带却缠上了伞柄上的那个圆头,接下来就是一整场的灾难……

“好好走路怎么就又摔了!你是真笨蛋嘛啊!”

巨大的黑伞如同乌云一般盖在了头顶,冰冷有力的手抢在郭长城摔倒前的那一刻将他稳稳的托住,随即熟悉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耳畔旁,略低的声线促使着他的心突然重重的跳了一下,知觉这才慢慢的开始恢复。

“楚……楚哥,你怎么来了?”
微微抬头对上楚恕之那略带温柔的眼睛,郭长城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显然对于楚恕之的出现颇为惊喜。

“笨蛋就是笨蛋——”
“嘿嘿,楚哥~”
“疼不疼啊?”
“楚哥……唉?哎呀,疼!!!”

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楚恕之例行开始表达自己对郭长城的嫌弃。
他将伞粗暴的塞到郭长城的手里,手脚麻利的脱下自己那件并不对夏天表示尊重的长风衣披在面前人的身上,紧接着楚恕之蹲了下来,先是打量了一下被套在过于宽大雨鞋中的腿,然后探手伸了进去,捏了捏脚踝骨,如是问了一句。
郭长城只觉得脚上先是凉,随即被碰到的地方马上就有点热热的,动一动就是那彻骨的钻心的疼痛,于是他忍着痛可怜巴巴的看着楚恕之。

“脚踝扭伤了。”站了起来,确诊后的楚恕之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向郭长城宣布了自己的诊断结果,而还给他的确实郭长城一个简单的“哦。”这让他有些气不打一出来的感觉,他只能不满的继续道:“走个路自己都能把自己绊倒!越发能耐了啊!”
“……嘿嘿……”
“还有脸笑呢嘿!”
“楚哥对我真好~”

明明是面对楚恕之毫不留情的奚落,郭长城却笑了出来,别人或许会被傀儡师的冷脸吓到,但是他的心里却非常的清楚那隐藏在话语中的关心,于是他笑得愈发开心了起来,焦躁低落的情绪顿时一扫而空。

“呆鹅!”

轻轻敲了敲郭长城的头,楚恕之将对面人身上的背包扣解了下来,顺手将背包挂到了他自己的小傀儡脖子上。
被水浸透的背包和卷宗的重量让本就小小的傀儡有些摇摇晃晃的,郭长城连忙道:“楚哥,你这是……”他还没说完的话就被楚恕之接下来的动作打断。
没有打一声招呼,楚恕之背过身子想后退了一步,手握住郭长城的双腿腿弯向上一勾。由于惯性,郭长城立马就向前方扑了过去,勾住了楚恕之的脖子。

迈开长腿,楚恕之径直向前走着。健壮的肌肉直接贴在郭长城光裸在外边的小腿上,带着楚恕之味道的长风衣将已经湿透的自己紧紧的包裹着,为两个人撑着伞的郭长城悄悄红了脸,以至于直到回到家也没有想起来他刚刚要说的那句话。

“唉唉唉,楚哥,这不是回特调处的方向。”
“闭嘴,回家。”
“这可不行,赵处还等着我的卷宗呢!”
“我跟赵云澜请过假了了。”
“哦哦——”
“……”

—————————————————————————————————
彩蛋:

小锅巴日记:今天是台风天,雨下的好大,我还在回特调处的路上扭伤了自己的脚,幸亏有楚哥来接我,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办。
Ps:楚哥真的man啊~
Pps:我好像忘了一件事,但是我想不起来了,不过楚哥说既然想不起来那就不用想了,我觉得楚哥说的挺有道理,那我就不想了。

挂着自己身体两倍大小的背包,在小郭同志后背和伞边中间夹缝求生的小傀儡:这个冷酷无情的大冰棍是我爹,是我爹,我不生气,我一点都不生气……我不生气个鬼啊!!!楚恕之你这个重媳妇轻儿砸的大猪蹄子!!!心疼我自己的小身板,呜呜呜呜呜呜……

【镇魂】当赵云澜故意加了朱一龙的微信后

七夕的中午顶着暴雨去上班的路上更新的,真的是暴风宇……

 

会玩朋友圈的赵处在发现不对后果断翻了龙哥朋友圈,然后发现了奇迹巍巍升级版……
希望回去后赵处不要拽着沈教授玩真人版奇迹巍巍(= ̄ ρ ̄=) ..zzZZ

 

 

地址:http://t.cn/RkwyttY

【镇魂】当白宇不小心加了沈巍的微信后

就是一个白宇不小心添加了刚开始摆弄微信的沈巍,然后在聊天过程中被沈教授套话的剧情😂😂😂

cp巍澜澜巍无差,所以就都打了。
OOC全是我的

链接:http://t.cn/RDNspui

差点下面写毛猴和突厥的沈教授和赵处,虽然那个兰花指是为了楚姐姐做准备的(*'▽'*)♪但是板寸头无从下手,于是赵处就多担待吧~

【楚留香】富二少与穷华仔(1-10)

一见如故

事实证明,纵然华山与西湖相隔万里,但也阻止不了藏剑和华仔这两个属性为“皮”的年轻人一见如故,即使他们俩还有另外的一重属性——土豪和穷鬼。

故我依然

“对了,谷师妹,莫师弟这个月从金顶共跳下来十一次,砸坏十三块牌匾,这是工匠师傅给的账单,师妹请过目一下。”
“……麻烦黄师兄了……”看着新出炉的账单,每月一次上武当山友好交流的谷潇潇面对着带着微笑的黄乐,默默的攥了攥拳头,随即她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接过账单,接着道:“我一定尽快……”
“不过谷师妹不必担心,已经有人把帐结清。”
“……尽快还清……嗯?”

岂料谷潇潇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黄乐难得的如是开口开口打断,颇为疑惑的抬起头,谷潇潇看着一袭道袍,朝着自己笑的云淡风轻的黄乐道:“莫师弟……嗯……胡闹时藏剑的叶居士也在现场,为表歉意,叶居士已经将费用结清,故不劳师妹不必费心了。”
“……”

我该说什么呢……
被土豪包养真好啊……

今天的谷潇潇依旧为了钱而泪流满脸,而在遥远的落雁城,藏剑目送着正在王谷主卧房外踩点的华仔少侠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然然可可

华仔对于藏剑提出的建议一贯表示赞同,毕竟有钱的是大爷。

可歌可泣

在经过三百余次的作死尝试后,华仔终于成功从王遗风手里把冰凤雪花笛偷了出来。对此,恶人谷其他恶人表示喜闻乐见,并计划由康雪烛雕刻一个牌匾,让柳公子送上华山。

啊?你问华仔是怎么成功的?

藏剑才不会承认他把莫雨和毛毛的幽会地点告诉了谢盟主,然后盟主火急火燎的就上恶人谷找王谷主互怼了。

泣荆之情

华仔对于跟了他十几年的佩剑万分珍惜,直到他遇到了藏剑。
因为藏剑会给他铸新的剑……

情窦初开

黄乐第一次见到谷潇潇就是他刚接管武当账务部分的时候,那日他刚走到山门口时,穿着一身蓝白劲装的小姑娘乘着风从天而降,那一瞬间,黄乐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软软的陷了下去。

开怀畅饮

一掷千金的藏剑一向是点香阁的常客,不过奇怪的是他从不依红偎绿,左拥右抱,每隔几日不过是前往不知春,找蔡居诚喝上一壶酒。替黄乐跑腿的华仔曾经见到过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这可能是蔡居诚自离开武当后唯一能放松心情的时候。

饮谷栖丘

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藏剑和蔡居诚曾是儿时的伙伴,同样的,也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蔡居诚儿时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和萧掌门、朴师叔以及各位师兄弟一起快乐的生活在武当山上,其中也曾包括邱居新。

丘山之功

知道这件事后,华仔当机立断的往藏剑送给蔡居诚的酒下了迷药,然后待两人睡着后,华仔连夜将蔡居诚偷出来,送到武当山下,交给了邱居新。
而在几千里开外的点香阁,一觉醒来的藏剑默默的将蔡居诚赎身的钱交给了沈袖,心中给华仔记上一账的同时也对其行动力有了新的认识。

功名富贵

最终华仔凭借自己卖艺攒下的钱给自己买了一块地皮,建了一栋小房子。
而藏剑那标志性的金灿灿屋子屹立在他的小屋子边,大屋见小屋。

————————————————————————————————
成语接龙的小段子,刚开始玩楚留香就玩了一个华山小姐姐的号,然后发现了……在剑三我玩了最皮最有钱的藏剑,在楚留香玩了最皮最没钱的华仔,这就是缘分呐。
本文有黄乐和谷潇潇的cp,所以打武华的tag了……